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实习老师
我的实习老师
今年上半年,我们专业统一实习,我被安排到一家媒体实习,带领我实习的记者是位女老师,姓王。那是第一
次去报社报到,我所在的部主任给我讲来报社实习的一些注意事项后,便给这位王老师挂了个内线电话,安排由她
带着我实习,然后我便按照主任的指引,去向我的这位王老师报到。记得当时过去找她时,她正坐在电脑前忙一篇
稿子,没好意思打扰她,我静静地站在离她位子不远的窗子边俯瞰楼下济南的景色。就在我对着外面的景色发呆时,
我似乎听到一声轻柔的呼唤,叫我的名字,我转过头,发现她已经忙完,正微笑着向我打量着,我突然感到忸怩起
来,仿佛被当众扒光了衣服,我知道是因为初到那样的陌生环境觉得不安,但更让我忸怩的应该是行将带我实习半
载的眼前的这位老师吧。

在我回头的一刹那,我们眼光纠缠在了一起,我不自觉地低下了头,走了过去。其实,当时我的脑子已经一片
空白,因为就在刚才的那一瞬的目光里我已被她的美丽惊呆。脑子里满是她的身影,但现在我却像一个为了得到玩
具而乖乖听话的小孩,低着头不敢看她一眼。她穿一件黑色的紧身小翻领上衣,贴身兰牛仔裤,约摸有近30的年纪,
凭刚才的那一眼交汇里,感觉她有一米六五,身材很好,因为第一次见面吧,对她一无所知,只能是凭感觉,可能
还没生小孩,细长的眉毛经过了精心的修饰,微微的俏着,下面,一双漂亮的眼睛,如温润的月亮水汪汪的妩媚着,
衬在姣好的面庞上,皮肤应该是很好的,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滑落几缕在胸前,搭在那饱满的酥乳上。她依然微笑着,
斜靠在电脑桌边的椅子上,示意我坐下,然后问了我一些个人情况,还有跟着她实习应该如何如何等等,就这样恍
恍惚惚度过了这方如几个世纪的时间,走出报社,看着蔚蓝的天空,我依然感觉刚才是梦境,但心里是高兴的,能
有这样漂亮的老师带着实习,不是很幸福吗?于是,满足着回了学校等着第二天正式开始我的实习生活。

在那样的环境中,自然是很珍惜这半年的实践机会,所以刚去报社实习,我工作很努力,很多东西需要向老师
们请教。但渐渐的适应了环境后,开始变得有点懒惰起来。因为王老师的位子是在靠窗子边的一个角落里,所以,
当她不在没事的时候我经常偷偷的上网聊天或浏览一些成人网站,并经常幻想着我的这位老师的样子,我不知道这
样算不算是一个坏学生,我想着应该是我这个年龄里的人的正常现象吧?看完后我一般都会偷偷在地址栏里将网址
删除。记得有一次,早上我去报社后,报社老师都还没来,王老师也没有来,做记者这行就是这样,比较自由点,
上班时间也不固定,因为没有给我安排任务,我便打开电脑上起了网,等着老师的到来。很长时间没有遗精,昨天
晚上睡觉前听了广播里后竟然在夜里遗精了,想起这些,我的脑子里老是幻想王老师的样子,盯着她桌子上的一张
照片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又偷偷进了一个成人网站。

。可能那次太大意了,将网页最小化后我拿杯子到外面去接了杯水喝,就那么一会工夫,当我回来时,突然发
现王老师已经坐在电脑前,当时忘了自己是多么的窘困,恨不得永远逃离,咒骂自己的不小心,并恼羞于老师来的
不是时候。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并跟老师打了个招呼。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其实那时以跟她实习
了几个月,我们之间关系相处得很好,慢慢我知道她29,还没结婚,也没谈男朋友,老家不是济南的,大学毕业后
来这里干,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租了个房子住,也许年龄相差也不多,她一点老师的架子也没有,对我想弟弟,有几
次干脆说让我喊她姐姐就好,叫老师好像显得自己很老,不习惯,这让我们的相处感觉很舒心。我使劲压抑自己的
忐忑,心想不知她会如何看待我,边用不安的神色偷偷大量着她,往电脑上瞥了一眼,看所有的网页已经关掉,我
知道,她一定是看到我在看什么了。但她好像什么也没事发生般,应了我一声,并朝我笑了笑,并问能不能麻烦我
去楼上分发室给她拿今天的报纸看,我立刻跑了上去,感觉自己像获得赦免。

以后的日子,我们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继续以前的日子,彼此配合还是很默切,她交给我任务或指点我该
如何写稿子,但,都能感觉出彼此间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觉,只是谁都不知该说什么。有好几次,我到报社晚,或她
安排我任务一个人出去采访,当我回来时,发现老师会很慌张的关电脑网页。记得那是6 月份的一天,我跟老师出
去采访了一个很重要的新闻后回来赶稿子,一直忙到很晚才结束,可能那天彼此都很高兴,因为采访的新闻很好,
她提议请我吃饭,其实,自跟她实习以来这么长时间,一起出去采访或什么的,也经常一起吃饭,有时被她请,所
以,老这样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被约一起到报社不远的一家很别致的餐馆坐了下来,她那天高兴得像个孩子,
点了好多菜,也许吧,女人永远都是女人,不管外表看起来多么坚强,都是需要呵护的。吃晚饭,出来,外面不知
何时下起了雨,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行人匆匆,老师本准备打车走,可这样的天气里每个车都是好生
意,没有闲着的车,于是在饭店门口待了一会没有拦到车后,她决定跟我一起去坐公交车。当我们两个跑到马路对
面的公交站牌下,整个身上已被雨淋湿。我们就躲在公交站牌下等候我们各自的车次,身上瑟瑟的有冷得发抖感觉,
但彼此心情是好的,还高兴的聊着天。

可能是天气等车的人多的原因,我们彼此的车次都迟迟不见来,彼此的言语也都变得少了起来,心情开始有点
急躁,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同学的信息,又是给我发的黄段子,读完我笑了笑,老师凑我身边,探头看
着手机说,「看什么呢,那么好笑?」其实,我知道她可能已经看到我手机里的信息,变没所顾忌的说,同学发的
笑话,顺手将电话递给了她,她看后朝我笑了笑,问「还有吗?」我说,可能还存了几条吧,于是她便翻看其手机
来,并不时地朝我笑笑,嘴里随便得跟我聊一些关于短信的话题,气氛应该是轻松的。当时她穿着一件白色套裙,
我就紧站在她身边,偷看她被雨淋湿的衣服,身材凹凸部分很明显的显现了出来,我能看到她粉红的文胸蕾丝花边,
她的长长的披肩头发被雨淋得湿湿的,温顺的贴在姣好的面庞,仿佛刚刚沐浴过,在路灯投下的橘红灯光笼罩里显
得那么妩媚,我禁不住不时偷偷向她瞥几眼,心里竟紧张起来,咚咚的跳个不停,并想起以前跟她一起出去采访,
坐在车子里身体挤在一起时的画面,幻想起家若能跟我身边这位老师共处一室的种种镜头。在我偷偷打量她的时候,
彼此的目光正好撞在了一起,像触电般,我的脸刷得红了,身体颤了一下,此刻,其实什么都不必说,眼神已经出
卖了一切,我低着头,眼角的余光扫过一起等候班车的男女,拥抱在一起的情侣们。脑袋里一片空白,耳边只有淅
沥的雨声,身边几对男女情侣的抱怨或缠绵。就那么几秒钟,却让我等了好长时间。

但更要我身体紧缩的却是,在她还给我电话时冰凉的手指触破了我心里缠绵已久的缠绵,我接过电话,没想到
的是她用手轻轻的抚摸了我的头,何声细语的声音说「你的信息真好玩,呵呵,」我抬头看了看她,笑了笑,眼睛
里分明已充满了欲望。「冷不冷?」她竟顺势将我搂在了怀里……两颗早已孤寂的心在这样的雨夜里毫无顾忌的燃
烧起来,我看着她,点了点头,说「有点,你呢?」「我冷啊,呵呵,我们这样抱着不就可以暖和点吗?」彼此的
心拥得紧紧地,能听得到彼此咚咚的心跳,她的香香的体温,心里期待已久的,而且是我的老师,我宁愿那班车永
远都不要来,但,车还是来了,在我抬头用失望的眼光看她时,我的老师,可爱的,她竟给了我想不到的竟让我一
生难忘的话语——「愿意去姐姐家里吗?」她灼热的目光灼烧着我,竟叫我无法拒绝,其实,要我无法拒绝的更是
我的身体,我的情欲,我对她的渴慕。那一刻,我几乎毫不犹豫的点了头,用力的,其实,我知道,错过,将是我
的错,不能原谅的,任何人处于此都是如此。她的房间不是很大,但布置得很漂亮别致,屋子里一对奶色的沙坑上
披着卡通的布垫,一张写字桌上放着台电脑,一张单人床照着温暖的蓝色格子床单,床头放着一个比卡丘玩具,我
对着它幻想了几秒,就是这张床,承载了我那么多的欲望吗?」嗨,宝贝,洗个澡吧,小心着凉」

她从卫生间里出来,递给我一条毛巾笑笑得说,「噢,」我走进接过毛巾,目光里充满了欲火!握着喷头,任
温暖的水塘满全身,下身早已硬硬的勃起,胡乱的冲了一下澡,擦干后出去,她坐在电脑前,听着舒缓的歌在浏览
网页,看我洗完出来,回头对我笑了笑,我很大胆的走过去从背后抱了她,舌头绞着她的耳垂和脖子,粗重的喘息
瘙痒着她的全身,而这刻她自己美丽的胴体散发出的阵阵脂粉香以及肉香味呈给了我,身体接触的一霎那,轻微的
颤抖,然后仿佛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平静。

我又一次打着胆子双手从老师肩上滑向她的前胸,伸入她撇露低开的衣领中,插入绣花蕾丝的奶罩内,一把握
住两颗丰满浑圆而富有弹性的大乳房轻轻的温柔揉磨起来,她好像触电似的打个寒噤,「老师在看什么呢?」我坏
笑着说,呵,这不是我经常浏览的那个成人网站吗?!「怎么,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吗?你不是经常看吗?」她扭头
对我笑了笑,是啊,上面全是赤裸裸的镜头,呵,我突然使坏的挠她的胳肢窝,她时受不了了,呵呵,跳起来转身
缠在了我身上,突然,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dick,彼此一时突然发愣,「你干吗?」我故意坏坏的问道,「顶着人
家了,呵呵,我把他攥住就好了阿,」「是吗?……」不等我说完,她已经张开樱桃小嘴送上热烈的长吻,于是两
舌展开激烈的交战,我们开始疯狂的拥吻……胡乱的揪着彼此的衣服,头发,拧着彼此的身体,其实,我们都穿得
很少很少,她更是只穿了件睡衣,薄薄的顺滑的黑色睡衣,像一块黑色的鱼网裹在身上,底下一套黑色的乳罩、底
裤若隐若现,睡衣中间的开岔一直到了脖茎,我甚至看见那丰满浑圆的双乳挤成了一道紧密的乳沟,是的,活脱脱
一个极其肉感的女人啊,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在橘黄温暖的小屋里缠绵着,紧紧地抱在一起,喘息地拼命地接吻,我
的下面任她修长细腻的双手怎么抚慰,还是很调皮的不时硬硬頂在她身上。我微微的看着她微闭的杏眼,感觉着彼
此陶醉的模样,一股饥渴强劲得似要将彼此吞噬腹内。她的香唇舌尖滑移向我耳侧,两排玉齿轻咬耳垂后舌尖钻入
耳内舔著,这叫我痒痒的无法忍受,仿佛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像谷中湍急的流水轰轰作响,还有她那香舌的蠕动声音!
怎么抚慰,还是很调皮的不时硬硬頂在她身上。我微微的看着她微闭的杏眼,感觉着彼此陶醉的模样,一股饥渴强
劲得似要将彼此吞噬腹内。她的香唇舌尖滑移向我耳侧,两排玉齿轻咬耳垂后舌尖钻入耳内舔著,这叫我痒痒的无
法忍受,仿佛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像谷中湍急的流水轰轰作响,还有她那香舌的蠕动声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