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何時成熟
何時成熟
记得高中的时候一进学校在放假之前就不允许学生出校了,没完没了地读书,别的事情似乎都是禁止的。那时
以为是地狱般的生活,现在回首的话,我想大多数的人都会带着怀念的感情。自由,任何时候我们都有自由,因为
我们有思想的自由;却追求那无法得到的自由。岁月流逝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当时被我们误解的日子,都也许是我
们生命中真正美好的日子。

学校建造在一座小山上,四周是围墙,虽然很高,但是每次从后山的围墙上跳下来的心情总是那么愉快——充
满了越狱的刺激和回归自由的兴奋,终于可以去外面的世界逛一个下午了。其实真正有「越狱」冲动的是华子,为
了见他镇上医院里的护士女朋友阿苏,阿苏是个挺漂亮的女人,比华子还大两岁。有时候我是真的很羡慕华子,尤
其是每次从外面回来他对我讲述他们两个的恩爱缠绵的时候,比起色情小说真是要动人多了。

女人,女人。那个时候我浮躁的心灵就是这么单纯地呼唤过。

镇医院里面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类似于糜烂的味道,穿过主楼可以看到那些医生无聊地坐着,表情像仪器一
样冰凉。透过走廊尽头的一个半开的房间的门我甚至看到一个病人模样的男人正把他的手搭在一个护士的臀部。我
们在主楼和宿舍间的露天广场上遇到了阿苏,她正坐在凉亭的石凳上看报纸,身上穿着像所有护士一样的脏兮兮的
护士服。

「今天怎么这么早?」我们在她的宿舍里等了出不多半个钟头的时候,阿苏终于回来了,手里拿着几个粽子。

「正好没吃饭那,」华子高兴地从阿苏的床上坐起来,拿过她手上的粽子,又一把把阿苏拉到床上坐下。

看着干柴烈火一样被情欲笼罩的一对男女卿卿我我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如果不是和华子早就有了一个秘密的
约定的话,我想我早就识趣地离开了。但是现在,看着华子的手渐渐深入到阿苏的护士衣服里面的时候,我心里不
由的一阵兴奋起来,阿苏突然把她的手往胸前一按,但是已经迟了,她的乳罩已经被华子从她的衣服里面抽了出来,
并且扔到了我的手里。

手里捏着这粉红色的棉质的富有弹性的乳罩,我甚至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香味,神秘的而又充满了无限的刺激。
阿苏向我冲过来,要抢我手里的东西,但是她的动作太慢了,胸前晃动的两个饱满的乳房也严重地影响了她的行动,
我很轻松的把乳罩传给了华子。阿苏站住了,我看着她衣服下面两个明显的凸起,华子向上伸手把乳罩套在手指上
转着圈,一脸的淫笑。

「你们要玩是吧?」阿苏叉着腰笑了起来,「给你们玩吧,我不要了。」她的话一说完,突然转身向华子扑了
过去。这个狡猾的女人得逞了,她整个人都压在华子的身上,那布满了污点的白色护士服的裙口开得那么大,足以
让我看到她内裤的颜色。

我知道再待在这里实在是显得太多余了,况且这对男女也已经完全无视了还有一个人的存在,竟然在床上顺势
翻滚纠缠在一起了。

从医院出来,沿着街漫无目的地走了不知道多远,一路上都是阿苏晃动的乳房轮廓和贴在丰满的臀部上的粉红
色内裤。突然发现已经走到了街尾,看到一家以前从没有来过的书店,反正华子也还要一个下午,还是在书店里面
看看书吧。

也许是位置的关系,书店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书倒是很多,大部分都是动漫。

我看了看柜台后面的店主,是个女的,三十岁不到的样子,正在吃着小包的饼干。

「找什么书?」她问我。「古龙的有没有?」我算是敷衍地问。

她向后面的书架指了指,「那边去找找看。」

后面的书架上都是些旧书,因为没有人来看,上面都已经积了不少的灰尘,我找了找,没有古龙的书,于是随
便找了一本看了起来。

「找到了?」大概是奇怪我这么久没出来,老板娘过来问我。

「哦,没有古龙的。」我说,「这本也不错。比古龙的要刺激。」我把书的封面给她看,上面画着一个几乎赤
裸的女人。

老板娘看了笑了笑,这时候我突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觉得她很漂亮,很迷人。她的头发一半往后面束着,一
半懒散地垂在面前,露出她那张懒洋洋神色的脸,在这个微笑中充满了动人的诱惑。

「年纪不大看这种书啊。」她说,眯着眼睛。

「不是你让我来这里找的吗?」我说,「现在怎么办,你要负责啊。」她又笑了笑,一副看穿了对方的神情:
「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小色狼,肯定老早就在看这种书了,还在我面前装是吧?」

我把书放下,作了个投降的手势,对她笑了笑,「我很奇怪,这么好的一个地方,怎么会没有人呢?」「你还
真当我是开黄色书店的啊,就这么一本书都被你找出来了。别人要找还找不到呢。」她拿起那本书,看了看,然后
把饼干递给我,「那边超市在特价,很好吃的,去晚了肯定没了。」

这种饼干在我印象中好像是小孩子的最爱,没想到她也有这个嗜好,吃了一块,一副很好吃的样子,道:「那
我得赶紧去买啊,你等着。」

幸好身上还带了点钱,全部买了那个饼干,收钱的人看着我,一副看着奇怪生物的脸色。不用说老板娘见了也
吃了一惊,我把饼干放在柜台里边,看着她。

她用一种带点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好一会儿,然后她的眼神里出现了一点笑意,「什么意思,放这里。给我的?」

我点了点头,道:「太多了,我拿不动。你慢慢吃吧。」说完我就转身准备走了,那个时候我还真的没想过别
的什么。

「哎!」她叫住我,我回过头看她,带着一点点激动的心情。同时她也正带着那种居高临下的神气看着我,「
你还真的是一个小色狼啊。」她走过来,拍了拍我的头,「你送我这么大一个礼物,我怎么好意思。你把那本书拿
走吧。」

我本来想说不要的,但是她的语气让我有一种不愿意拒绝的成分,我来到后面的书架刚才的位置,但是那本书
却不在那里。这个时候老板娘也走了过来,她靠在书架上,手里拿着那本书,她把那个赤裸的女人在我眼前晃了晃,
说:「是这本吧,傻瓜,连书都找不到。」

因为书架的遮挡,外面的光线只有少数到达这里,黑蒙蒙的视线中她的嘴唇散发着一丝光泽,我感觉我的心跳
变得很快,她像是得意地看着我,书落在地上,她的一条腿甚至触到了我的身体,我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在她越
来越靠近的一股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让我无法自拔的迷人体香的刺激下,我终于紧紧搂住了她。

虽然我也算是看了不少做爱方面的书(色情小说当然是绝大部分),但是真正面临的时候还是显得经验不足,
从而完全被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控制。只感觉一股蕴藏了很久的喷破而出的欲望迫不及待地想要从那快乐的端口冲
出,然后还没等我控制就一泄如注。我低着头看着白色的粘稠液体从她下体的缝穴中缓缓流淌出来,顺着大腿内侧
蔓延。色情小说中的那些种种此时此刻也在我的脑海里蔓延开来,我很后悔我刚才没有好好控制我自己,害怕会被
她耻笑。我用手指将那些液体抹开,像润肤乳一样涂抹在她的大腿上。然后我的手指悄悄地探入她的芳草从中,进
入了她的蜜穴。

她用手挡住我的进入,道:「黄书看多了是吧。」她轻轻笑起来,然后翻过身把我压在身下,下体贴着下体,
垂吊的一双柔软的乳房摩擦过我的胸口,半边的头发遮住她的脸,她用万分妖娆的眼神看着我,道:「那你这个有
没有看到过?」

我的已经松懈的肉棒此刻被她的一只手掌握起,轻轻地套弄起来,我感觉它正在这一过程中变得坚硬起来,在
她的注视下我想它也有一种想要表现的冲动。

这时她突然低下头,我看到长发遮住了我的视线,然后我的幸福的肉棒就被一个温暖潮湿的环境包围了。我知
道她在给我口交,我在书上看到过,可是,这感觉真的很美妙啊。尤其是像我这样的怀着无法相信的感情接受这样
的服务。她的舌头在我还粘着混合精液的龟头上盘旋搅拌,时而又深入到她的口腔内壁,肉棒变得从未有过的膨胀
和炽热,有一个内心深处的声音在呼唤我控制冲动,控制冲动。可是那种兴奋的感觉是理智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了的
了,我知道我又要失守了,我放弃了抵抗,咬了咬牙,用手撑住身体,向上轻轻拱起臀部配合肉棒的深入,她的动
作也变得快速起来,口腔与阴茎相濡以沫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还有她越来越急促的呻吟,她的散发滑过我的腹
部,我的灼热精液终于如愿射入了她的口中。

那天下午过得很快,傍晚的时候我不得不离开,虽然事实上我也已经疲惫不堪了。但是这种疲惫中充满了多年
欲望的宣泄后的满足,使得我恨不得在此停留,不再离开。她已经穿好了衣服,在这条街的尽头几乎没有人行走,
我的手伸到她的后面用力贪婪地把她的臀部向我身体这边融合,我希望这样不用分开。但是她很快就把我们分开了,
脸上还是那种笑容,她只是笑着看着我,嘱咐我离开,我知道很快我又会回来的。我没有和她说再见,要说的刚才
都已经说了,她也没有说,也许是因为她嘴里还残留着我的精液。

【全文完】记得高中的时候一进学校在放假之前就不允许学生出校了,没完没了地读书,别的事情似乎都
是禁止的。那时以为是地狱般的生活,现在回首的话,我想大多数的人都会带着怀念的感情。自由,任何时候我们
都有自由,因为我们有思想的自由;却追求那无法得到的自由。岁月流逝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当时被我们误解的日
子,都也许是我们生命中真正美好的日子。

学校建造在一座小山上,四周是围墙,虽然很高,但是每次从后山的围墙上跳下来的心情总是那么愉快——充
满了越狱的刺激和回归自由的兴奋,终于可以去外面的世界逛一个下午了。其实真正有「越狱」冲动的是华子,为
了见他镇上医院里的护士女朋友阿苏,阿苏是个挺漂亮的女人,比华子还大两岁。有时候我是真的很羡慕华子,尤
其是每次从外面回来他对我讲述他们两个的恩爱缠绵的时候,比起色情小说真是要动人多了。

女人,女人。那个时候我浮躁的心灵就是这么单纯地呼唤过。

镇医院里面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类似于糜烂的味道,穿过主楼可以看到那些医生无聊地坐着,表情像仪器一
样冰凉。透过走廊尽头的一个半开的房间的门我甚至看到一个病人模样的男人正把他的手搭在一个护士的臀部。我
们在主楼和宿舍间的露天广场上遇到了阿苏,她正坐在凉亭的石凳上看报纸,身上穿着像所有护士一样的脏兮兮的
护士服。

「今天怎么这么早?」我们在她的宿舍里等了出不多半个钟头的时候,阿苏终于回来了,手里拿着几个粽子。

「正好没吃饭那,」华子高兴地从阿苏的床上坐起来,拿过她手上的粽子,又一把把阿苏拉到床上坐下。

看着干柴烈火一样被情欲笼罩的一对男女卿卿我我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如果不是和华子早就有了一个秘密的
约定的话,我想我早就识趣地离开了。但是现在,看着华子的手渐渐深入到阿苏的护士衣服里面的时候,我心里不
由的一阵兴奋起来,阿苏突然把她的手往胸前一按,但是已经迟了,她的乳罩已经被华子从她的衣服里面抽了出来,
并且扔到了我的手里。

手里捏着这粉红色的棉质的富有弹性的乳罩,我甚至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香味,神秘的而又充满了无限的刺激。
阿苏向我冲过来,要抢我手里的东西,但是她的动作太慢了,胸前晃动的两个饱满的乳房也严重地影响了她的行动,
我很轻松的把乳罩传给了华子。阿苏站住了,我看着她衣服下面两个明显的凸起,华子向上伸手把乳罩套在手指上
转着圈,一脸的淫笑。

「你们要玩是吧?」阿苏叉着腰笑了起来,「给你们玩吧,我不要了。」她的话一说完,突然转身向华子扑了
过去。这个狡猾的女人得逞了,她整个人都压在华子的身上,那布满了污点的白色护士服的裙口开得那么大,足以
让我看到她内裤的颜色。

我知道再待在这里实在是显得太多余了,况且这对男女也已经完全无视了还有一个人的存在,竟然在床上顺势
翻滚纠缠在一起了。

从医院出来,沿着街漫无目的地走了不知道多远,一路上都是阿苏晃动的乳房轮廓和贴在丰满的臀部上的粉红
色内裤。突然发现已经走到了街尾,看到一家以前从没有来过的书店,反正华子也还要一个下午,还是在书店里面
看看书吧。

也许是位置的关系,书店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书倒是很多,大部分都是动漫。

我看了看柜台后面的店主,是个女的,三十岁不到的样子,正在吃着小包的饼干。

「找什么书?」她问我。「古龙的有没有?」我算是敷衍地问。

她向后面的书架指了指,「那边去找找看。」

后面的书架上都是些旧书,因为没有人来看,上面都已经积了不少的灰尘,我找了找,没有古龙的书,于是随
便找了一本看了起来。

「找到了?」大概是奇怪我这么久没出来,老板娘过来问我。

「哦,没有古龙的。」我说,「这本也不错。比古龙的要刺激。」我把书的封面给她看,上面画着一个几乎赤
裸的女人。

老板娘看了笑了笑,这时候我突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觉得她很漂亮,很迷人。她的头发一半往后面束着,一
半懒散地垂在面前,露出她那张懒洋洋神色的脸,在这个微笑中充满了动人的诱惑。

「年纪不大看这种书啊。」她说,眯着眼睛。

「不是你让我来这里找的吗?」我说,「现在怎么办,你要负责啊。」她又笑了笑,一副看穿了对方的神情:
「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小色狼,肯定老早就在看这种书了,还在我面前装是吧?」

我把书放下,作了个投降的手势,对她笑了笑,「我很奇怪,这么好的一个地方,怎么会没有人呢?」「你还
真当我是开黄色书店的啊,就这么一本书都被你找出来了。别人要找还找不到呢。」她拿起那本书,看了看,然后
把饼干递给我,「那边超市在特价,很好吃的,去晚了肯定没了。」

这种饼干在我印象中好像是小孩子的最爱,没想到她也有这个嗜好,吃了一块,一副很好吃的样子,道:「那
我得赶紧去买啊,你等着。」

幸好身上还带了点钱,全部买了那个饼干,收钱的人看着我,一副看着奇怪生物的脸色。不用说老板娘见了也
吃了一惊,我把饼干放在柜台里边,看着她。

她用一种带点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好一会儿,然后她的眼神里出现了一点笑意,「什么意思,放这里。给我的?」

我点了点头,道:「太多了,我拿不动。你慢慢吃吧。」说完我就转身准备走了,那个时候我还真的没想过别
的什么。

「哎!」她叫住我,我回过头看她,带着一点点激动的心情。同时她也正带着那种居高临下的神气看着我,「
你还真的是一个小色狼啊。」她走过来,拍了拍我的头,「你送我这么大一个礼物,我怎么好意思。你把那本书拿
走吧。」

我本来想说不要的,但是她的语气让我有一种不愿意拒绝的成分,我来到后面的书架刚才的位置,但是那本书
却不在那里。这个时候老板娘也走了过来,她靠在书架上,手里拿着那本书,她把那个赤裸的女人在我眼前晃了晃,
说:「是这本吧,傻瓜,连书都找不到。」

因为书架的遮挡,外面的光线只有少数到达这里,黑蒙蒙的视线中她的嘴唇散发着一丝光泽,我感觉我的心跳
变得很快,她像是得意地看着我,书落在地上,她的一条腿甚至触到了我的身体,我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在她越
来越靠近的一股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让我无法自拔的迷人体香的刺激下,我终于紧紧搂住了她。

虽然我也算是看了不少做爱方面的书(色情小说当然是绝大部分),但是真正面临的时候还是显得经验不足,
从而完全被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控制。只感觉一股蕴藏了很久的喷破而出的欲望迫不及待地想要从那快乐的端口冲
出,然后还没等我控制就一泄如注。我低着头看着白色的粘稠液体从她下体的缝穴中缓缓流淌出来,顺着大腿内侧
蔓延。色情小说中的那些种种此时此刻也在我的脑海里蔓延开来,我很后悔我刚才没有好好控制我自己,害怕会被
她耻笑。我用手指将那些液体抹开,像润肤乳一样涂抹在她的大腿上。然后我的手指悄悄地探入她的芳草从中,进
入了她的蜜穴。

她用手挡住我的进入,道:「黄书看多了是吧。」她轻轻笑起来,然后翻过身把我压在身下,下体贴着下体,
垂吊的一双柔软的乳房摩擦过我的胸口,半边的头发遮住她的脸,她用万分妖娆的眼神看着我,道:「那你这个有
没有看到过?」

我的已经松懈的肉棒此刻被她的一只手掌握起,轻轻地套弄起来,我感觉它正在这一过程中变得坚硬起来,在
她的注视下我想它也有一种想要表现的冲动。

这时她突然低下头,我看到长发遮住了我的视线,然后我的幸福的肉棒就被一个温暖潮湿的环境包围了。我知
道她在给我口交,我在书上看到过,可是,这感觉真的很美妙啊。尤其是像我这样的怀着无法相信的感情接受这样
的服务。她的舌头在我还粘着混合精液的龟头上盘旋搅拌,时而又深入到她的口腔内壁,肉棒变得从未有过的膨胀
和炽热,有一个内心深处的声音在呼唤我控制冲动,控制冲动。可是那种兴奋的感觉是理智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了的
了,我知道我又要失守了,我放弃了抵抗,咬了咬牙,用手撑住身体,向上轻轻拱起臀部配合肉棒的深入,她的动
作也变得快速起来,口腔与阴茎相濡以沫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还有她越来越急促的呻吟,她的散发滑过我的腹
部,我的灼热精液终于如愿射入了她的口中。

那天下午过得很快,傍晚的时候我不得不离开,虽然事实上我也已经疲惫不堪了。但是这种疲惫中充满了多年
欲望的宣泄后的满足,使得我恨不得在此停留,不再离开。她已经穿好了衣服,在这条街的尽头几乎没有人行走,
我的手伸到她的后面用力贪婪地把她的臀部向我身体这边融合,我希望这样不用分开。但是她很快就把我们分开了,
脸上还是那种笑容,她只是笑着看着我,嘱咐我离开,我知道很快我又会回来的。我没有和她说再见,要说的刚才
都已经说了,她也没有说,也许是因为她嘴里还残留着我的精液。

【全文完】